灰色景

苏♂叶神!杂食cp,坚定叶受!

【all叶】明争暗斗〔一发完〕

一发完,私设多。
时间线,没理过。
OOC,属于我。

#一发完永远比正文长#
#撸到后面自己都不知道设定的什么东西了#

————————————————————————————

荣耀秘境中兵器无数,但是最顶级的神兵,都在名为神之领域的一处地界。

而神之领域,也分为了好几块地方。

嘉世,作为最古老的神兵诞生之地,因为一位仙人的自爆而半毁,甚至秘境之宝一叶之秋都不知所踪……





恩……不知所踪?

那只是对于其他的器灵来讲。

对于有两个器灵来讲,一叶之秋的一切实在是太近了,伸手就可以抱住。

前一叶之秋器灵叶秋,现在的君莫笑器灵叶修,是他们的老师,恩人,甚至是暗恋人。

荣耀秘境里也是会下雪的,有着人间的一年四季,只不过天气基本不会变化。永远飘着雪花的冬季,实际偏低的修行者在雪中稍微停留一段时间就会丹田阻塞,仙魔神人妖灵,除了雪女一类的妖精会从中获益,或者碎霜这种以极寒之物制成的兵器器灵,其他生灵,实力不强,只有躲避。

躲避白雪,却又忍不住为它的洁而伸手触摸。就像你明知会万劫不复,也依然我行我素。

似乎……有这魅力的,不只是雪。

邱非控制着能量形成屏障为叶修挡住雪,又抬手把他头顶、双肩的雪花拂去,静静地站在旁边,却不给自己任何防护措施。

叶修好笑地瞥了邱非一眼,伸手拉过邱非,想把他拉到这个小小的屏障下面躲避雪花,没想到,头上那个由后辈撑起的屏障直接缩小,仅能由自己躲藏。

这无声的抗拒和指责,无言的关怀和温柔。

“邱非啊,心脏了喂……”

叶修一点都不恼,眼中含笑,啧啧两声后说道,把自己看着成长到如今这个样子的后辈的头发揉乱,瞧着他这乖巧的模样,最后只有妥协地走回了府院。

——呵,这乖巧的样子,可比任何强硬的威胁更有用。

叶修一边为邱非的成长而高兴,一边又心情复杂地觉得自己这师父毫无威信可言。光明正大地走神,邱非察觉到了,也没怎么管他,如果在自己身边还能再让叶修出事,那就让战斗格式回炉融了,自己这器灵也没必要存在了。

直到转角处有人走了出来。

叶修还没注意到,脚下步子没停,眼见就要撞上去,那人看见了,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邱非仅仅落后叶修半步,在他视线中却像是根本不存在,他正想要扶住快撞上他的叶修,却发现叶修在半米处停住。

——邱非!

叶修感觉右臂被卡住后,便疑惑地想要转头询问邱非,结果正好对上那人咬牙切齿的表情。

唔……二翔怎么了?我今天……还什么都没干吧?

在荣耀秘境诸多器灵眼中酷炫狂霸拽的斗神大人疑惑地想着,细细思索今天又干了些什么。

没办法,老年人,平时没事干,就只有撩撩后辈来解解闷了。叶修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也不是这样过来的,想想当初,那一把把老家伙们还没被修真者收走,自己还是个后辈的时候,哪个没欺压过自己?只不过自己有能力打过去,二翔不行罢了?

叶大神自豪极了,选择性遗忘不是孙翔打不过他而是孙翔每次都会被邱非阻止,最后他俩打起来自己一边看戏,有时候还指点一下招式。

不是叶修说,没了实力,他的眼界也是荣耀秘境中的第一,大漠孤烟器灵韩文清也就比他差了一点,百花缭乱器灵张佳乐眼界运气比他差了不止一点。





孙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半晌后朝着叶修大吼:“叶修你是小孩子吗?!走路不看着要人拉着走!!”

孙翔看着被邱非拉住后反手扣在怀里的叶修很不满:邱非有什么好看的!自己现在怎么也是一叶之秋的器灵,也该好好看看自己才对吧!?

翔翔不开心,翔翔要闹情绪。

邱非目光凌厉,毫不客气地瞪着孙翔:“前辈现在身体不好,况且,在我身边,前辈又会出什么事!”

孙翔暴躁地挠了挠头,看着无所知的叶修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偏偏邱非现在火上浇油,心情就更差了。

——他妈的在你身边才会出事好吗?!不就是比我先遇见叶修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与他最亲密应该是我才对!!

最了解自己的人莫过于自己的敌人,邱非太了解孙翔了,如果说邱非可以从叶修的一举一动窥探出叶修的想法,那么但凡孙翔想的做的和叶修沾边,邱非都会第一时间有所察觉。同理,孙翔看邱非也是这种感觉。

装什么小白兔呢!要是我不出现你才会遗憾才是吧?!毕竟也是个可以搂搂抱抱的机会!!

孙翔对于邱非的小动作一清二楚。

孙翔情商是低,但是那只是面对叶修的时候,还有平时,战斗起来孙翔各方面都是爆表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不管是战场,还是情场。

而战斗格式器灵邱非,在嘉世还没有因为那场爆炸而毁灭的时候,其名声,在荣耀秘境就流传很广。毕竟这千百万年以来,秘境中不乏好兵器,斗神看上眼的也不少,稍加指点,便突破本体束缚一跃成为顶级的存在。可被斗神一叶之秋亲自带在身边悉心教导的,在那时也仅此一人罢了。

可想而知,邱非对于抢走了叶修一半注意力的人,有多么的敌视。

况且,现在的一叶之秋器灵是孙翔。

——前辈,真的不会因此而偏袒,而更加关注孙翔吗?

想到那包容自身、温柔而慵懒的视线会从自己身上转移,邱非就有一种无法言明的恐慌。

那种恐慌,是孙翔所无法明白的。

但是,孙翔知道,如果叶修一直用双眼看着邱非,他会很不开心;如果叶修用看邱非的眼神看他,他所有的不开心都会消失,所有的愉悦都会转为兴奋。

只要叶修看着他。

就算邱非曾经是叶修唯一带在身边的器灵又怎么了,那也是曾经。

现在最了解一叶之秋的是他孙翔,哪怕是叶修对一叶之秋的了解现在都不及他。

所以,他们才是最合适的。






荣耀秘境的兵器,向来是最受修真者追捧的。

一般兵器,哪怕有灵,品阶也已经定了,可荣耀中的兵器不同。

锻造他们的材料固然是一方面,可是这些器灵本身才是决定品阶的关键。如果抓住机缘,那么他们就可以摆脱兵器本体材质的限制,完成自我淬炼,成功升阶。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雷霆之地的生灵灭器灵肖时钦。由凡铁所铸,却威名赫赫。

而秘境中如果有器灵本体损伤,却要花费极大的代价才能集齐修复的材料。器灵等阶越高,材料越为复杂。

没错,决定修复材料的,不是本体的铸造材料,而是器灵本身实力的高低。

那场爆炸,毁了嘉世,也毁了嘉世之地的众多兵器,勉强存活的,也因为无法聚齐修复材料而泯灭于荣耀秘境。

一叶之秋器灵叶秋,本来可以完好无损地逃离,但是为了他一手教导出来的后辈,力量大损,半路看见了失却本体即将灵体消失的孙翔,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自愿让出本体,由孙翔寄居。这样一来,一叶之秋的器灵,也就变为了孙翔。

失却本体无法依存的灵本应慢慢消失,但是叶修随身的小伞却渐渐变大,竟然完美的将逐渐变淡的灵融入,最后,死器君莫笑也有了器灵。

无灵之器,为死器。

所有器灵几乎都有共识,死器无灵,必为废铁。邱非知道自家前辈在乎那把名为君莫笑的死器,却从来不知道,那把死器,竟然和一叶之秋有着同等的品阶。

而叶秋,完全不在乎换了个本体还差点魂飞魄散的事儿,兴致勃勃地告诉邱非,既然他已经不是一叶之秋的器灵了,那就不要叫叶秋了。

刚刚经历了故土爆炸,还差点失去挚爱,邱非心里愤怒又庆幸,根本就不想理会前辈,可是他的教养又不允许他做出什么不尊师长的出格事情,只得闷闷地答话,却又透着不在意的敷衍。

“那以后,我就叫叶修好了。”





——“我是叶修,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挣扎着醒来,孙翔对上了那双以后令他沉沦的眼睛。

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器灵不是人类,没有什么晕过去的狗血事情发生。

不能说,不能做,但他能看能听,能够感知。

孙翔张了张口,还是问了出来:“你为什么要救我?”

叶修这一连救两个人还把自己本体搭进去,哪怕被君莫笑庇护了,身体也有些损伤,硬生生缩水,本来就矮了孙翔些个头,现在连邱非都能揉他脑袋了。单看体型,还以为叶修才是后辈。

叶修撑着下巴,颇有些漫不经心的味道:“因为我能自保啊,而且你又和一叶之秋有着极高的相性,不然我才不干呢!”

站在叶修背后的邱非不在乎教养地默默翻了个白眼,他的前辈是什么样的难道他还不知道,纵然这两条成立,如果没有更深层的原因,怎么会愿意用近乎毁了自己的方法来保全孙翔一个陌生人?

这样想着,邱非看孙翔的目光越发不善。

而对着叶修背部的邱非,并没有看到叶修的眼睛。

孙翔倒看得清楚。

明明注视的是自己,却仿佛在瞳孔上映出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张扬、自由,与他亲密无间。

莫名的怒火从胸口蔓延,直至心底,点燃了属于少年的骄傲。

——他绝对不需要因为另一个人的思念,成为挽救自己的筹码。

“叶……修!我才不需要你救!!”孙翔瞪着眼睛看叶修,有些不服气,又有些不甘心,“但是既然你救了我,我就欠你一条命,没有还清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接受了一叶之秋,孙翔的实力在荣耀秘境中也是顶尖的,他没有直接离开,倒是让邱非对他有了些好感。

邱非看着缩水的前辈晃了晃身体,似乎有些坐不稳,连忙上前检查,发现只是灵力虚脱,当下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孙翔时,本来柔和的目光变得凶狠又冷冽,就像是冰山,冷于表象,狠于内里。

那目光太过刺眼,可孙翔更不是好脾气的,面对叶修都能硬起声来,何况邱非?

“战斗格式器灵,邱非。”

能够跟在叶修身边的战法系器灵,无二人可想。

“我是孙翔。”

邱非没兴趣听孙翔多话,他还要抱前辈去休息,更换本体可不是容易的事,看眼前这人这么精神,难以想象前辈承受了多少代价。

邱非不光眼神冷,说话的声音都冷得掉渣:“前辈需要休息,你自己随意,身体好了就去找前辈的修复材料,等材料找到你与我们就两清了。”

如果是以后的孙翔,一定会呸邱非一脸。

——什么叫“你与我们两清了”?是我和叶修两清了好吗!

——而且就我和叶修的关系,能两清得了吗?!!

——我都害得他本体都没了,就一定会对他负责的!!!

可现在不是以后,孙翔虽然不满邱非的语气,可是这也是事实。

他肯定有责任,修复材料算什么,只要有一点运气和实力,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他现在拥有的实力,甚至能够让他忽略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运气。

于是孙翔留了下来,留下来看叶修毫不留情的捅刀子,不给面子地嘲讽,还有……感受这些表象之下的温柔。

当他忍不住一次次在叶修的温柔下脸红着口是心非,忍不住一次次为了争夺叶修的关注和邱非大打出手,忍不住有一点材料的消息就冲出去寻找,忍不住找到材料就担心又庆幸……

忍不住在叶修沉睡时,悄悄在他额头烙下一个吻。

情不自禁,身不由己。

于是一切都水落石出。

而撞见这一幕的邱非,也终于无法欺骗自己,那是在报恩了。

——前辈不需要肉偿,他更喜欢实物。

——我拿了他的本体,我把自己还给他!!

二手货滚开!!

邱非简直暴躁得想要一枪捅死孙翔。

但……不行……

数十年还不够秘境再一次开启,邱非看得清清楚楚,孙翔的天赋太强了,多年相处,叶修已经完全把孙翔当做了自己人,那份爱才之心,表露得太明显了!自己也不是冷血之人,去寻找修复材料的时候,难免遇上危险,与孙翔并肩作战也非一次两次,孙翔……自己也真拿他当兄弟了。

可兄弟归兄弟,情敌是情敌。一码事儿归一码事儿!!

这俩明争暗斗,各出奇招。

就是叶修今天吃了谁做的饭,多吃了几口谁做的菜,都可以拿来显摆显摆。

叶修经常看着又被他们毁了的院子,想一个问题:

这师兄弟,上辈子有仇啊?

不想有一次被邱非听了去。




“师兄弟?”邱非慢悠悠地重复了一次,看向站在叶修另一侧的孙翔,两秒后露出了迄今为止对孙翔最为温柔的表情。

孙翔打了个哆嗦,只觉得恶心。

就听见邱非对着他说话。

慢条斯理,吐词清晰。

“师弟,还不叫一声师兄,以后师兄一定会,手•下•留•情!”

呵,谁要你手下留情,说得好像你每次都能赢一样!!

他们俩基本是五五开好吧!!

可这件事孙翔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邱非和叶修相处的时间,对此自己和叶修相处的时间……几倍不止啊摔!!

孙翔看着邱非咬牙切齿,余光却瞥向了叶修。就看见叶修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就像使了坏的小狐狸在看向那个被使坏的倒霉蛋儿一样……

嗯……

……嗯?

等会儿……现在这个倒霉蛋儿……是我吧??!!

我擦——

孙翔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了毛,看向叶修的表情很委屈,又有点郁闷。

嗯……还有点习以为常的感觉。

孙翔唾弃自己太矫情了,可是只要看见叶修懒懒地倚着什么,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自己,最后随意停留在某处,有种说不出的勾人,勾得自己魂儿都没了。又觉得……

矫情就矫情吧。

反正矫情的又不止我一个。

这么想的时候,孙翔看了看邱非,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修复材料的找寻到了后期越来越困难,再加上要分出一部分精力去保护叶修,这种艰难就显得更加棘手。

被他们保护得滴水不漏的叶修罕见地愤怒了。

荣耀秘境的夏季永远是叶深树密,有着永远悬挂在天上的太阳,和永不降低的温度。

但是阳光有毒,会一点点地使灵力燃烧,直至引燃肉体。这样的情况,孙翔和邱非哪里敢放叶修出去浪,各种理由各种借口,齐心协力务必把叶修留在府里。

叶修今天却是铁了心要出去。

他看这两人的目光带着不易察觉的冷意,偏生又能让他们看出来,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吊得人心慌。

“今天你们要么让开,要么跟我去训练场打一架。”声音不大,却如雷霆般在他们耳边炸裂轰鸣。

邱非当下急了:“前辈……你的——”身体要紧!

叶修不在乎地挥手,不是平常那不在意无所谓,而是一种坚定了自己的决定的“不在乎”:“我的身体我知道,我很好,邱非。”

叶修灼热的目光几乎把邱非击退。

一直看着没插上话的孙翔不乐意了。

凭什么每次有事都是问邱非啊,我呢!?而且就叶修你那破身体,没有找齐修复材料之前你还是呆在我们身后老老实实的,就你现在,还没邱非高呢!!

这俩的表情太过露骨,或者说他们也没怎么隐瞒自己的想法,叶修想要解读他们的内心不要太容易。叶修被他们那幼稚的想法气得笑出了声。

有些事情,不是出发点是好的,就可以谅解的。

斗神一叶之秋,终究成名于叶修之手。

这样过度的保护,可以是爱护,也无形中,践踏了叶修的尊严。

叶修的心,永远比他的肉体更为强大。

所以啊,不管后辈实力有多强,都要狠狠教训他们,让他们明白前辈之所以为前辈,不单在于实力,还在于眼力,和心灵。

还是小孩子,还有的学呢!




自从这俩被叶修用尚未修复的躯体吊打了之后,他们就像是上了瘾,天天守着求虐待,变着法子来找抽。

本以为可以出去浪的叶修深深忧郁了。

面对一手带大的邱非隐忍受伤的眼神,叶修有一种罪恶感,他艰难地解释:“邱非啊,我已经答应了孙翔要陪他练枪,你今天就自己练练吧……”

邱非深吸了口气,坚毅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没关系的,前辈。明天、明天可以看看我最近的成果吗?我似乎找到了突破口。”

叶修眼睛一亮:“真的?”

邱非卡在这境界有好多年了,修炼还是要靠自己,叶修没办法帮他,只能减少他走弯路的次数,但剩下的,还是要靠邱非自己。叶修一直在关注邱非的情况,知道事情有了眉目,看起来比邱非还要高兴。

邱非僵硬的笑容也柔和了起来,终于带上了一抹真诚:

“是的,前辈。”接着表情一变,有些小心翼翼,“所以,明天前辈可以来看看吗?不会太久的。”

——才怪,那一整天,都要把孙翔和前辈隔开。

本来计划好了明天要出去浪一发的叶修就好像忘记了自己昨天才说过的“绝对不要跟他们一起在府里发霉”的话,点头如鸡啄米。

而目的达成的邱非,也心满意足地向着叶修说了再见,退出了叶修的房间。

还在自己房间擦枪的孙翔对阴谋毫不知情,犹如小白。

当天晚上,孙翔收了架势,把一叶之秋收回识海,很白很甜地邀约明天继续。

“不行,我答应了邱非要陪他。邱非好不容易悟出了点东西,可不能因为我而错过升级。”

看着叶修的义正言辞,孙翔突然沉默了。

怎么忘了,那小婊砸见缝穿针可会找机会了!!!!




这种三人行模式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自古外部压力永远都是内部团结的动力。

本来明争暗斗勉强三人行的孙翔邱非,遇到了情路最大难题。

叶修还活着的消息一经传出,他们就发现,情况不妙了。

微草之地王不留行器灵王杰希直接送上大半的修复材料,让人没法拒绝;

蓝雨之地剑与诅咒双器灵喻文州黄少天亲自来到这旧嘉世和兴欣之地的交界处——一个连修真者都懒得来看的小地方,亲邀叶修去蓝雨之地修养;

霸图之地大漠孤烟器灵韩文清和石不转器灵张新杰放出话来,有胆敢打叶修主意的人,受霸图全员追杀;

更莫说荣耀秘境第一美人沐雨橙风器灵苏沐橙竟然直接扑倒叶修怀里,而叶修又罕见地不带一丝嘲讽地轻言细语地安慰;

……

孙翔邱非僵硬着脸对视。





“师兄。”

“师弟。”

“我觉得,外部敌人太强大了。”

“家庭问题应该自己解决。”

“……我想我们想到了同一个办法。”

“……我想我们一定有同一个答案。”

——先攘外,再安内。



很久很久以后,修真界灵气消散,再无人可以打开荣耀秘境。

叶修瞪着合作默契的俩小子,默默举起枕头扔了过去——

当初一定是他瞎了眼,才救了这欺师灭祖的俩臭小子的!!!!!



小(玻)彩(璃)蛋(渣):

荣耀秘境第一美女苏沐橙挽着叶修的手坐在悬崖边,吊着腿在半空晃动,听叶修讲那些关于他们三人的故事。

苏沐橙没多少顾虑,问出了邱非孙翔一直以来的疑问:

叶修为什么要救孙翔,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想到了沐秋。”

哥哥?

荣耀秘境之中,不乏一些灵体之间有联系的器灵,那种情况下他们一般会结成人类一样家人的存在,就比如苏沐秋和苏沐橙。

最初的神兵们,实力强,数量其实也不算太少。可是这不算少的数量中,却有高达九成的器灵不完整,随时有着魂飞魄散的危险,而一旦出现那样的情况,本体也会变作死器。

君莫笑器灵苏沐秋,就是那样的存在。

后来,叶修找到了一种移灵的方式,将苏沐秋的灵体转到了一件根本没有诞生器灵的死器上,让苏沐秋得以偷活。

可是苏沐秋与秋木苏的相性太差了,费尽心血,偷转生死,终抵不过时间无情,岁月刀刀,日日割人。

第一次看着苏沐秋消散,叶修还有移灵可以救苏沐秋;可是第二次,他什么都做不了,移灵只有一次,大道之下只有一线生机,他抓住了,却拿出了最下等的办法。

“如果、如果沐秋和秋木苏的相性,有孙翔和一叶之秋的一半,甚至是四分之一,我也能让他活下来啊……”

可是,当时他没有选择了。

秋木苏是那时最好的选择,一味犹豫,只会断送最后的机会。

……哪怕,再多一点点也好。

魂飞魄散,何处归乡?

——————————————————————————
医药箱先放这里
有吃到玻璃渣的请自行(●°u°●)​ 」

我觉得这个脑洞扩展开又是一篇连载……
不,不打上完结绝不开第二篇连载!
不坑自己不坑你们!!

评论(15)

热度(163)

  1. 墨城少爷灰色景 转载了此文字